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南好的博客

以心交友,真情惜缘!

 
 
 

日志

 
 

我的父亲(原创)  

2012-12-16 21:30:05|  分类: 感恩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北京的冬天特别冷,在12月上旬的最低温度已下降到零下十度,尚未到冬至数九,已让人们尝试到“三九严寒”的寒冷。本人恰恰在这个寒气袭人的冬天早上经常外出赶往工地办事,亦已领略到冰冷的早晨,凛冽的寒风,一种悲凉不祥的预感萦绕在我的心头。

  2012年12月9日早上六点二十分,我弟弟从老家打来电话,告诉我父亲已经走了,我顿时懵然,无法接受,思念父亲的泪水澘然而下。  2012年12月9日(农历十月二十六日),我亲爱的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我也因在外地工作未能和老父亲见上最后一面,而感到深深的遗憾和愧疚!

  早在上个月的16日我回家探亲四天,虽然说是连襟的女儿结婚是一大喜事回家团聚喝喜酒,而回家看望病中的父亲则是本人的一大心愿,我常年在外不在父亲身边,想多陪伴父亲几天。这次回家四天,主要是陪伴已卧床不起的父亲。实际上此时父亲的目光已迟钝无力,精神已萎靡,但说话和听力还可以,神志比较清晰。那几天我的岳父母、我弟弟、妹妹、我弟媳、我妻子等亲友都来看望我的父亲。我父亲连坐起来挺困难,我扶他也就坐上十几分钟,那几天我父亲胃发热,要呕吐,吐的是痰水,我们请来了医生,在家为父亲输液挂水三天,稍许有些好转,吃饭还能够吃上几口。但是,我心中很明白,父亲在世的日子时间不为太长了,也就是最后的日子,能挺过年就不错了。因为我的父亲已经是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好几年了,既有严重的肺气肿,又有前列腺小便不畅插尿管多年,小便时因膀胱没有收缩功能疼痛难熬,现在已到了油干灯草尽的地步,要度过春节真是一件大难事。说实话没有我的母亲、弟弟、弟媳、妹妹、妻子全家人的共同尽力治疗和精心细致护理,父亲老早就不在人世间了。

  我的父亲出生在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东社镇上,生于1931年7月21日(农历)。据我的祖母在世时说,原来我父亲有兄弟姐妹五人,因我父亲刚刚去世,现在健在就姑妈一人。早在解放前,我父亲的兄弟和姐姐共三人因生病未能及时医治和当时医疗条件的限制,都在童年先后夭折。解放后,我父亲主要在商店工作了近三十年,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生活俭朴,敬业爱家,于1982年退休。父亲在商店工作几十年,也积累了一套做生意的本领。最为欣赏和称道的是父亲有一手包礼品的绝活。上世纪90年代前我们当地男女订婚结婚,男方送彩礼,如红枣红糖等礼品都要用红纸包装。我父亲包的礼包特别方正,有梭有角,美观吉祥,深受客户的青睐和欢迎,在前几年还有老客户请他来包彩礼。从上世纪的五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全家的主要生活来源主要靠父亲的微薄工资来维持,养家糊口,过着清贫的生活,父亲就成为我们一家七口人的顶梁柱。我们家原来住在街面上,父亲退休后,还开着一个小店维持家庭生活。上世纪八十年度初,我们老家的公路大部分还都是沙石路,没有现在宽广的柏油路。父亲外出采购商品,都是骑自行车。有的来回要七、八十公里,车上拖货重量上百公斤,常年累月,东奔西走,披星戴月,风霜雪雨,顶酷暑,冒严寒,风里来,雨里去,什么苦都吃了。记得有一年农历腊月二十九,天气很冷,父亲从二十公里外的兴东袜厂拖了一自行车的袜子,那天正好下大雨雪,父亲到家全身都淋湿了,我们急忙为他换衣服,服用生姜热茶。父亲外出拖货一直到八十年代末,那时巳经患有气喘病了。父亲因患严重的肺气肿,曾几度住院,都是我弟弟、弟媳、妹妹和我的媳妇的精心照料,本人常年工作在外地,不能尽孝,深感惭愧。但是父亲生命力特强,好几次都有惊无险,化险为夷。父亲为人正直,心地善良,老实本份,待人诚恳,性格开朗,寡欲清静,粗茶淡饭,以享天年。父亲喜爱京剧,经常看看京剧片子和其他电视节目。周围邻居天天都有人串门拉拉家常,说说往事,周围邻居关系很为和谐。父亲晚年生活乐观达天,没有那种老年人的孤独感。我弟弟和妹妹每周都要回家探望父母亲。父亲经历了八十二年的风风雨雨,经历了八十二个春秋的沧桑巨变,还是那种乐观爽朗的生活。父亲患有多种疾病,重病染身已经四、五年了,去年12月18日还做了肠梗阻手术,在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面前,仍然保持乐观的情绪和坚强的毅力,真是不简单啊。我的父亲对我的祖父和祖母很为孝顺,祖父母要吃鳮蛋,父亲亲自到乡下去收购;祖父母要吃西瓜,父亲骑自行车来到二十公里外的正场镇去谋得,为我们树立了孝顺父母的好榜样!

  我的父亲,身高在1米65左右,一直从事商业工作。平时言语不多,对我们子女的教育,也很为平常,但很真切,让人难忘。对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1972年12月我参加工作,我祖母卖掉家里的粮食为本人特地买了一辆89元的二手永久牌自行车(按当时的家庭经济条件买一辆新自行车120元是多么不容易,我父亲当时的月工资只有24元,我第一年的学徒工资只有14元),我父亲骑的是一辆大约三、四十元的旧自行车,父亲亲自从东社送我到三十公里外的兴仁农机厂报到上班。在路上,父亲对我说,“在厂里一定要听领导的话,尊重师傅,虚心向师傅学技术”,父亲的话普通而平常,父亲的话语重而深长。参加工作四十多年来,我牢记父亲的谆谆教诲,诚实做人,认真做事,踏实工作,深得单位领导和同事的赞赏和认可。

  亲爱的父亲,我们子女多么想再听听您的教悔,感悟人生的道理;亲爱的父亲,我们子女多么想和您说说家常话,享受亲情的温暖!我好象看到,父亲还和往常一样,那样奔波忙碌,还在用自行车拖货回到家门口;父亲还是那样坚韧,与病情坚持不懈地斗争;父亲还是那样慈祥微笑,乐观地面对生活!我们凡人一位,也只能用拙笔和泪水,寄托对父亲的哀思,书写对父亲的怀念。亲爱的父亲,您一路走好,愿您在天堂那里一切安好!亲爱的父亲,我们永远怀念您!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
阅读(3883)| 评论(12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